pk10极速赛车 > 玄幻魔法 > 攻略那个渣攻[快穿] > 第147章 我的重生男友

极速赛车官方网站: 第147章 我的重生男友

    谢何泪眼朦胧的看着韩文谦,双手紧紧抓住韩文谦的手腕,颤声道:“哥”

    韩文谦垂眸凝视谢何的双手,那是双很漂亮的手修长的手指骨节匀称,指甲圆润泛着珠玉般的光泽此刻紧紧握住他的手腕用力到指节泛白。韩文谦眼中的颜色越来越深,忽然一把抓住谢何的手将他直接按在了沙发上,轻轻吻上那精致漂亮的手指。

    谢何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韩文谦,他已经痛苦到快要失去神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救救我我要死了”谢何仰起脖子急促的呼吸着,拼命的试图抓住韩文谦。

    韩文谦笑了他低头吻了吻谢何的睫毛唇边露出一抹淡笑“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br />
    因为直接杀掉你,那实在太便宜你了。

    韩文谦的视线落在谢何隐约露出来的脖颈和锁骨处,白玉无瑕的细腻皮肤上还残留着未曾消褪的痕迹,那是他留下的他不由得想起当时青年在他身下哀鸣的景象,眼中再次浮现之色。

    低头用力的咬上了谢何的唇!

    谢何迷迷糊糊的,他觉得好像做了很长的一场梦,美丽梦境一点点褪色最后剧烈的痛楚无情的撕裂残存假象,令他的意识一点点恢复清醒。

    他的双手紧紧抓住沙发,这是韩文谦卧室里的沙发那么此刻侵犯他的人是谁,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谢何眸中泛起深深痛苦的神色,他其实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只是无法忍受,感觉要疯掉了,可是他根本找不到别人来帮他,他只能找他的哥哥,一直爱护?;に母绺?。

    这是他一直当做哥哥一样来敬爱依赖的人啊

    可是却和那些男人一样,对他做着如此残忍的事,谢何想起之前的那噩梦般的经历,不由得再次感到作呕。

    好恶心好肮脏,为什么

    为什么那些人要这样对他,为什么连他最信任依赖的人也要这样对他

    韩文谦的所作所为,比那些人更令他感到痛苦绝望。

    亲近之人的背叛伤害,所带来的痛楚远胜于那些原本就对他抱有恶意的人。

    谢何用仅剩的力气,翻身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韩文谦没想到谢何会突然反抗,被他直接逃了开来,他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居高临下的看着谢何,音调微扬:“醒了?”

    谢何死死看着他,通红的双眸中隐含泪光,他说:“为什么?”

    韩文谦笑了,他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衣领,对谢何说:“我说过,请我帮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br />
    谢何紧紧咬着牙齿,他的身躯在颤抖,这不是他记忆中的哥哥,这个人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可怕。

    他记忆里的哥哥,不会用这样无情戏谑的表情看着他,不会对他索取代价,不会忍心看他难过,更不舍得伤害他可是面前这个男人眼里只有冷漠,他不再相信他,不再爱护他。

    他和外面的那些人,和周越彬没有什么两样。

    心里为什么这样的难过难过到无法呼吸,这是他最爱的人啊,他却可以这样无情的伤害他。

    谢何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有些话明知说出来自取其辱,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确认,去抓住那唯一的一线希望,谢何抬起眼睛,清澈剔透的黑眸中浮现淡淡的水光,发出低哑的声音:“你是我的哥哥啊”

    告诉他,他没有抛弃他他依然是爱护他的那个哥哥。

    韩文谦看着谢何,青年狼狈的倒在地上,明明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却依旧怀着微末的希望来询问他想要得到令他心安的答案,想要在绝望中获取最后的安慰。

    可是那一世我怀着最后的希望去质问你的时候,你为何不给我,我想要听的答案呢?

    韩文谦发出低沉的笑声,那声音中带着些许自嘲,可惜谢何没有听出来。

    他说:“别说笑了,你不过是我韩家收养的一个玩意儿,对你好点就没有自知之明了就你,也配做我的弟弟?”

    谢何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这一刻,他再没有任何自欺欺人的幻想,韩文谦的话终于将他最后的希冀也粉碎掉。

    他亲口告诉他,他不过是韩家的一个玩意儿。

    从他来到韩家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时候他虽然还很但已经足够记住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明白这些并非他的亲人。

    惶恐的孩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家庭,小心翼翼的生存,本就不该抱有多少幻想的只是韩父韩母对他很好,慈祥的韩母威严的韩父,还有一个从小到大都罩着他的哥哥,这一切如此的美好这份美好足足持续了十六年。

    十六年的时间,让他一点点敞开心扉,融入这个家庭,他是如此的感激他们给予他现在的一切。

    正因为并非亲人,所以才更加感激。

    他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幸运,能来到这里是上天的恩赐,所以一直想要努力做一个听话的、乖巧的好孩子,他不想失去他们的关爱,不想令他们失望,不想的

    他已经这么努力了,可是只是因为犯了一次错误,被迫犯下一次错误。

    就失去了他小心翼翼守护了十六年的一切。

    会变成这样明明不是他愿意的,他也不想这样,不想被毁掉人生,不想被那些男人强暴,不想被当做一个品德败坏的人他不想这样的

    可是韩文谦根本不会在乎,他想要的,大约只是一个干净乖巧的弟弟,而不是一个像他这样脏透了的玩意儿。

    谢何发出一声惨笑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自己腿间流下的东西,他对韩文谦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一点?!?br />
    这样他就不必再抱有任何幻想,可以回到现实了。

    谢何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他走到门口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韩文谦一眼,那一眼,仿佛凝聚了他所有的希望和爱意,依旧深深的眷恋最后化为一片死寂,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韩文谦一直看着谢何离开,关上门。

    他的眼前不断浮现谢何最后回头看他的那一眼,忽然心揪成一团,那种莫名的要将他淹没的令人窒息的情绪是什么?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一点点的将痛苦施加在谢何的身上,让他绝望。

    从他重生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断的酝酿着这些话,发誓要将最无情的语言说给那个背叛他的人听,先一步伤害他,不再给他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但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痛?

    叮,目标韩文谦好感度10,黑化值10,当前好感度50,黑化值50

    谢何回到的自己卧室,关好门,往床上一趟。

    谢何:哥哥绝对有18厘米,我很爽啊。微笑p

    444:nn为了能让宿主大大爽到,他可是帮他保持清醒之后才出去逛街的!

    谢何:宝贝,最近有没有认真的帮我监控他???

    444:有的!

    谢何:怎么样?

    444:他除了抽空对付您,一直在暗地里调查秦烨,估计部署的差不多就该对秦烨下手了。

    谢何:很好,小秦也不是善茬,这两个人的动向都给我密切关注,等他们真的斗起来的时候,小秦就该来见我了。

    444:啊韩文谦要是看到你们见面岂不是又要黑化3

    谢何:宝贝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444:啥

    谢何:解铃还需系铃人:

    谢何:小秦是必须要见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可以和我的情哥哥多玩一会儿,毕竟我还没睡够他。

    444:

    谢何又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走到对面的琴房。

    白色的钢琴安安静静的放在那里,音乐是他最热爱的东西,他非常的非常的喜欢这架钢琴,还记得当初韩文谦将这当做礼物送给他的时候,他有多么的高兴欣喜。

    谢何伸手轻轻抚摸过键盘,看着那一个个黑白琴键眼中露出哀戚的神色。

    许久,他似乎作出了什么决定,走到韩文谦的房门口,轻轻敲了一下房门。

    过了一会儿,韩文谦穿着睡衣过来打开门,昏暗的光线之下,男人的面容显得冷酷又薄情。

    谢何张了张嘴,发出暗哑的声音:“我有话想和你说?!?br />
    韩文谦侧了侧头,淡淡道:“进来吧?!?br />
    谢何走进韩文谦的房间,他的手紧紧的握紧,微微颤抖了一下,终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道:“我想请你帮我戒掉我不想,继续那样下去?!?br />
    他不能自暴自弃,他还有梦想,还有追求,他还想继续弹琴,继续他所爱的音乐

    他不想就这样令自己的人生沉沦,就算注定是个悲剧,也想要最后再挣扎一下。

    韩文谦嘴角一勾,“可以,明天我就送你去戒所?!?br />
    谢何的唇抿的发白,他摇了摇头,眼眶泛红:“我不想去那里,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你能帮我的对不对?你帮帮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韩文谦定定的看着他,过了几秒钟,说:“你知道自己在答应什么吗?”

    谢何睫毛颤动了一下,说:“我知道?!?br />
    韩文谦微微眯起眼睛,是什么令这个本已临近崩溃的青年又坚持了过来?也罢,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虽然你原本就是我的囊中之物。

    韩文谦意味深长的道:“好?!?br />
    谢何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很担心韩文谦不愿意帮他,那样他就只能选择走投无路的沉沦,或者暴露自己的丑事被送去强制戒断,那样都是他无法接受的。

    谢何抬眼看着韩文谦,轻声说:“谢谢你?!?br />
    韩文谦眼神一凝,这句感谢却是他没有想到的,为什么被这样对待,谢何竟还能对他说谢谢难道不是应该怨恨憎恨他吗?

    然而他看着谢何清澈的双眸,忽然就明白了。

    谢何不再认为自己对他的帮助是理所当然的,不再把他当做那个无条件爱护他的大哥,而只是一个会伤害索取的无情之徒,因为不再抱有奢望,所以不会怨恨,不会觉得不平,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获得帮助本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韩文谦想明白这一点,脸色陡然冷了下来,“出去?!?br />
    谢何虽然不知道韩文谦为何突然又生气了,但他丝毫没有询问的意图或者表露出任何不高兴,默默的转身走了出去。

    韩文谦看着谢何的背影消失,忽然一拳砸在墙上,真是

    呵呵什么所谓的最爱的哥哥,为什么不再多痛苦挣扎一下,为什么这么简单就认命了放下的这么简单,所以当初才会那样简单的背叛他了吧。

    他也根本没有把他当做真正的家人。

    叮,韩文谦黑化值20,当前好感度50,黑化值70

    444:宿主大大,您刚才是故意去刺激他的吗3

    谢何: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微笑p

    444:

    谢何:这么简单就把黑化值降完了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不多作一下死以后悔悟的时候怎么深刻的起来?开都开始了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他想收手我还不乐意呢。

    444:我去,他很想知道别的系统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宿主!

    谢何:而且黑化的情哥哥干起活来特别带劲,我喜欢:

    444:nn他觉得这应该才是重点

    第二天韩文谦主动来找谢何,拿出一盒药,说:“发作的时候吃两粒,不能多吃?!?br />
    谢何已经忍的有点难受,忙不迭的点头,伸手就要去接韩文谦手里的药,但是还没碰到,韩文谦的手就收了回去,戏谑的眼神冷冷的看着他。

    谢何双手僵住,担忧又害怕的看着韩文谦。

    韩文谦凝视着谢何的脸,他虽然疼爱了他十几年,一直知道这个弟弟很可人,却从未对他有过别的心思,直到现在。

    那美妙的滋味尝过之后,就开始念念不忘。

    青年的身体,他痛苦快乐时所发出的声音,他看向你的被水雾覆盖的剔透双眸都令他无法忘怀,不断的渴望再次拥有。

    韩文谦微启薄唇,吐出几个字:“衣服脱掉?!?br />
    谢何脸色一白,陡然就明白了韩文谦的意思,他停顿了片刻,然后颤抖着伸手捏住自己衣领的扣子垂下眼睫,掩去羞耻悲伤之色。

    这是他早就知道需要付出的代价,他告诉自己,这根本没有什么,反正这具身体这么肮脏,给谁睡不是睡呢?根本不要紧的,无所谓的

    这个世界本就是残酷的,需要得到就要付出代价。

    之前的美好不过是一场梦幻,这才是真正的现实。

    韩文谦看着面前的青年,一点点的褪去身上的衣物,露出精致漂亮的躯体,终于不再压抑自己,捏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你是我的,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休想背叛我,逃离我。

    从那天以后,韩文谦总是不断的索取谢何,谢何也从不反抗,他根本离不开韩文谦的帮助。

    戒断的过程很痛苦,但是为了能登上舞台,能继续弹琴,能继续他热爱的音乐,他可以忍受一切音乐,已经成为他心中唯一的寄托,也是唯一能带给他平静的东西。

    谢何也不再闭门不出,而是和往常一样下楼吃饭,表情如常的和韩父韩母打招呼。

    就连韩文谦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脆弱的不堪一击的青年,能表露出这样具有韧性的一面,他曾以为他会选择自杀的。

    但事实上他坚持了下来。

    谢何白天表现如常,晚上则是住进了韩文谦的房间,韩文谦果真履行诺言,只要谢何听话,就会帮他。

    如此过了几天,谢何终于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谢何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学长好不容易打听到他家里的电话打过来,问他为什么他请假了这么久还不来学校,五月的演出已经临近了,他却一连几次彩排都没有参加,更没有来学校练习,连老师都有些生气了。

    这天晚上韩文谦抱着谢何,咬着他的耳垂,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沉溺于这个青年,以前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这样的吸引他的视线和心神。

    叮,目标韩文谦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55,黑化值70

    谢何浑身瘫软,他乖顺的躺在韩文谦的怀里,睫毛上还沾着一层水雾,双眸空洞,过了会儿,他发出低低的声音,道:“我想回学校去,可以吗?”

    韩文谦低声笑着:“当然可以?!?br />
    谢何的眼睛亮了一下,可是他想起自己现在的状况,眼神又再次变的黯然,他离不开韩文谦。沉默了许久,谢何脸上浮现羞辱之色,低声哀求,“我我晚上回来找你,好不好?”

    韩文谦捏着他的下巴,吻住他的唇,道:“看来我艹的你很爽嘛,一晚上都离不开男人?!?br />
    谢何眼中闪过屈辱悲哀的神色,这个人明明知道为什么,却还是要说这样的话羞辱他

    韩文谦戏谑的扯开嘴角:“去吧,放学我会去接你的?!?br />
    谢何僵硬的点点头,疲惫的闭上眼睛。

    天快亮的时候,谢何静悄悄的离开回到自己的卧室,为了不被韩父韩母发现异样,他总是晚上过去,早上回来。

    夜夜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和凌辱,却不敢被任何人发现。

    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度日如年。

    谢何再次来到学校的时候,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呆呆的在校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才去见了自己的老师,他的老师徐国坤是国际著名钢琴家,当初看中了谢何的天赋才华和勤奋将他收为弟子,对他一直十分照顾和提携,如果不是老师,他也没有机会能去s国皇家音乐厅演出。

    谢何满怀歉意的看着老师,说:“对不起,前段时间生病了,一直没有来学校?!?br />
    徐国坤一直觉得这个弟子谦逊懂事勤奋刻苦,不光有才华品行也很好,所以对他十分看重,谁知道这次竟然一言不发的消失十多天,离五月已经没多久了,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却不把握而是肆意妄为,他本来是非常生气的!可是看着谢何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的模样,眼底下一片青黑色,消瘦的脸颊令人心疼,想起他之前的乖巧,脾气就发不出来了也许真是病的厉害。

    徐国坤叹了口气:“下回有什么事至少也打个招呼?!?br />
    谢何连连点头,低声说:“我知道了?!?br />
    谢何认错的态度这么好,徐国坤也就不再说他了,“去吧,不要让我失望?!?br />
    谢何恭敬的辞别老师,又去了彩排练习的地方,其他同学看到谢何这幅模样都十分关切的询问他,乖巧的谢何一向很得大家的喜欢,看他这幅大病一场的模样大家都很担心。

    谢何看着这些同学眼里真诚的关切,忍不住眼眶酸涩,他笑了笑:“谢谢你们,我已经没事了?!?br />
    说着垂下眼帘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这幅脆弱的模样,这一切重新让他的心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些人有些事没有变,并不是所有人都抛弃他了所以他也一定可以坚持下来的。

    谢何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五六点的时候了,他快要走出校门口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喊他。

    舒颜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连衣裙跑过来,气喘吁吁,生气的瞪大眼睛,愤怒的道:“林昕!”

    谢何看着舒颜,心里一片愧疚,侧过头不敢看她。

    舒颜瞪着谢何,“你失踪这么久也不给我一个电话,不知道我会担心吗?听说你病了谁都没联系上你那也算了,但是你今天都来学校了为什么也不来见我?!”

    谢何看着舒颜,这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他非常认真的和她谈过一场恋爱。

    可是他如何能够开口告诉她,自己如今的经历呢?如此的肮脏丑陋他不是没有想过舒颜,而是根本没有颜面去面对她,面对他喜爱的这个女孩。

    舒颜看着谢何沉默不语的样子,眼眶一下红了,眼泪就流了下来,“你你不喜欢我了,是吗?你在躲着我”

    谢何看着舒颜悲伤的模样,很想上去安慰一下她,替她擦去眼泪,可是他还没伸出手,就想起自己曾被男人各种玩弄的姿态用这双手去碰他喜欢的纯洁的女孩,他觉得是对她的侮辱。

    谢何到底没有伸出手,许久,他说:“我不喜欢你了,我们分手吧?!?br />
    舒颜听到这句话,漂亮的眼睛里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你”

    谢何说:“对不起?!?br />
    舒颜捂着嘴巴,眼泪不住的流,忽的转身跑了出去。

    谢何看着舒颜离开的背影,想起她哭泣的样子,胸口闷痛,他其实不想分手啊,他想好好的和她在一起,他甚至计划过毕业后他们的人生。

    可是没有用的,有时候为了你所喜欢的人必须懂得放手。

    谢何定定的站在原地,他早已看不到舒颜的背影了,可还是舍不得离开,直到天色都昏暗了下来,谢何才缓缓的转过身,敛去眼中的悲凉之色。

    他晚上必须回去。

    然而还没走两步,就看到韩文谦一身黑色风衣,斜倚在车门边沉沉望着他,不知已经在那里看了多久。

pk10极速赛车 www.x9131.c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为“看着就想笑”出头,手法小儿科也下作 2019-05-22
  • 马东团队推出新书《小学问》 帮助读者应对生活焦虑 2019-05-07
  • 博鳌亚洲论坛声明:与博鳌亚洲区块链论坛无关 2019-05-07
  • C罗世界杯亮剑 上演帽子戏法后接受采访言语依旧低调 2019-05-03
  • Map Out Your Life in Chongqing 2019-05-03
  • “大功三连”指导员王金龙责无旁贷学习先行走在前列 2019-04-14
  • 2017年“迎春杯”足球赛正式开幕 2019-04-14
  • 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如何让优质教学普及化? 2019-04-02
  • 新零售聚能创变 e栈多无人售货机获耀盛中国亿元融资 2019-04-02
  • 追踪御锦城小区业主为娃上学"讨说法" 开发商取消上学摇号开发商业主-西安新闻 2019-03-31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系人为 嫌疑人已被控制 2019-03-26
  • 《布尔塞维克》编辑部故事 2019-03-16
  • 无论谁说自己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都不算数,只有他的理论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才是真理,否则便是谬误。 2019-03-16
  • 法工委:审查地方“雷人法规” 拟修改或废止680件 2019-03-14
  • 林松添大使陪同浙江省经贸团出席中国(浙江)—南非(东开普)商务论坛 2019-03-13
  • 563| 461| 997| 366| 933| 123| 307| 1| 981| 631|